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

舒淇 為愛赴湯蹈火

在天色破曉之前,星光還沒有完全隱去。天地間一片迷茫,頭上鉛灰色的雲層裏透出的微光,映襯在有些恍惚的眼神裏。在她的面前,是北海道一望無際灰藍色的純淨海水;耳邊則是帶新鮮鹹腥味的海風,席捲著細碎的草屑掠過臉頰。腳下是萬丈懸崖。當臉上的淚微弱地冷了,心裏的燈也要熄了。這是一個傷心的異鄉人,心裏裝滿了永遠也達不到彼岸的愛情。在懸崖上停留的瞬間,這裏有最寬廣的視野和風景,卻也有著最無助的前途和孤獨。

  此時,她可以選擇跳下去擁抱無盡的海水,漂浮之後永遠沉淪;也可以選擇迎風遠航揮別過去,在黎明的曙光中征服情海。我問舒淇:《非誠勿擾》中的角色梁笑笑是一部分的你自己嗎?她若有所思地說:有啊。當女人真正愛上了一個人,她就會赴湯蹈火、在所不惜。不同的是,站在愛情的懸崖上,梁笑笑選擇了絕望地跳下海;而舒淇卻讓自己在一再的逆風中,展翅沖上了天。

  1996-2008,蛻變中的演藝征途
  12年,是一個中國的輪回。今天的舒淇已經成為一個標準的演技派。當然,十幾年前剛出道的她並不是這樣。“很多人問我剛入行時的感受,老實講,很痛苦。有句話說:‘一失足成千古恨’,那時候我還沒有轉型,我就在想,不會吧,不可能只能錯一回吧,應該有幾回吧!人一生中應該會做錯很多事情,如果你已經選擇了,那你就把事情做好。”於是就有了她那句“把脫掉的衣服一件件穿回來”的著名的話—“我覺得我不會看以前。這是一個不可能的假設。我不覺得過去是彎路,人生的路本來就曲曲折折的,它不可能一條直路讓你往上走。如果沒有以前的東西,就不可能有你今天的成長,所以,這兩個東西是一起的,不可以分開。路也沒有對錯,只要你選擇了一條道路,那麼你就要努力地走下去。當初的選擇,我並不認為是錯了,而是我怎麼去把這條路走好,更為重要。”

  在娛樂圈,很多女明星的成名之路並不順利和風光,但在這個是非之地,很多人都會選擇沉默,對於自己的歷史也通常會遮遮掩掩。而舒淇不會,她從不隱瞞自己的過去。她的那種赤裸裸的直來直去,她的那種對生活充滿樂觀而輕鬆的堅強,讓人感動。儘管對自己的過去很坦然,但如果讓她再選擇一次,她說她會選擇其他進入娛樂圈的方式,寧可辛苦百倍。

  “很多朋友說我算是一個奇跡,很少有像我這樣一個女孩子進了娛樂圈會有這樣的成就,我一直都覺得自己很順利,可是,我還是很難過。剛進娛樂圈那一年,我是非常痛苦的,沒有人能體會。我是從最低的開始做起,然後慢慢去學習、去感受,然後人家給你機會。很多港臺的演員都是這樣。我能做到今天這一步都已經相當開心了。”

  “我拍戲到現在,並未刻意想過轉型的問題,都是自自然然的,我認為我很幸運,跟我合作過的導演都對我很好,我遇到很多貴人。當時在臺灣拍了一個寫真集,王晶看到後非常想面試我。他和文雋飛到臺灣,第一次面試我遲到了9個小時,但是他們堅持等了9個鐘頭,是他們把我帶進影視圈。第二是爾東升和張國榮,爾東升堅持讓我拍了《色情男女》,我獲得了最佳新人獎,張國榮給了我所有的支持和愛護,完全沒有大明星的脾氣。還有張婉婷,她堅持要我演《玻璃之城》,那時有多少人反對呀,說我是一個演三級片的,怎麼能演一個這樣清純還要說英語的學生?但她給我這個機會,我覺得我很幸運。”

  2005年,舒淇憑藉《最好的時光》最終捧起了第42屆金馬獎影後的桂冠,進入娛樂圈將近10年,她以艱難而痛苦的成果告訴所有人,她不再是當初那個花瓶一樣孤立無助的女子,而是一個有著出色演技和個人魅力的華語影壇天後。2008年2月,舒淇遠赴柏林,出任柏林電影節評委。她也是繼鞏俐之後擔當此重任的第二位華人女演員。在這一刻,我們終於看到完全蛻變的舒淇
返回列表